1.誰能施捨誰? 
重要的不是你忍受了什麼,而是你如何忍受。 
──
羅馬政治家 塞涅卡
 

一個風和日麗的早晨,有位身穿西裝,腳踩著高檔皮鞋的體面年輕人正在拜訪客戶的路上。他的心情很鬱悶,因為這已經是他這個月來第五次拜訪同一個客戶,老闆不停給他壓力,要他催促客戶簽約,但客戶卻又一直藉故拖延,所以他只得不斷來回奔波。 

當年輕人把車停好後,就走路穿過巿政府前的廣場,這廣場上有個大噴水池。 
年輕人發現今天的噴水池旁坐著一個衣衫襤褸的流浪漢,年輕人注意到,這流浪漢糾結油膩的頭髮長過肩膀,已經看不出顏色的T恤髒得像抺布,身旁一個破了好幾個洞的背包,應該是用來裝他所有家當的吧! 

年輕人一邊審視著流浪漢,一邊在心中告訴自己,如果淪落到對方的地步,一定寧願去死算了。流浪漢感覺到他注視的目光,抬起頭來和他四目相對。 
一時間,年輕人以為流浪漢是想要向自己乞討,於是他打算做做好事,他伸手進褲袋,想要掏零錢,沒想到,流浪漢卻充滿熱情地對他說:「早安啊!天氣這麼好,天空這麼藍,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在這兒曬曬太陽啊?」 

年輕人驚訝得說不出話來,流浪漢並沒有要向他討錢的意思,反而邀請他一起享受陽光。 
他看著流浪漢臉上如孩童般真摯的笑臉,仰望藍天時的悠閒自在,他突然羞愧地想到,自己生活中所能感受到的快樂,和眼前看似一無所有的流浪漢相比,真是貧乏得可憐。 

更令他覺得丟臉的是,自己竟然還以為有能力施捨一個過得比自己更快樂的人! 

心靈體悟 
到底誰比較富有?肯定是衣著體面的年輕人。但是誰比較快樂?當然是髒得令人皺眉的流浪漢。 
誰能施捨給誰快樂?沒有別人,只有自己。 
沒有一個人的快樂需要由別人施捨,也沒有一個人的快樂能由別人掌控。 
苦悶,是看不開的自己找給自己的;快樂,也是看開後的自己還給自己的。
 
 
2.要愛,也要懂得被愛 
愛是「給予」,而不是「接受」。 
──美國心理學家 佛洛姆 

有位盡職的中年媽媽,很愛她的子女,她總是無時無刻不盡心盡力地照顧子女,但孩子們連一句像樣的謝謝都不曾表達過,她感到有些遺憾。 
有的時候,她真希望念高中的兒子會主動說要幫她把沉重的菜籃提上樓,而國中的女兒能在飯後幫她洗碗;當然,她都只是在心裡偷偷地想著,希望有一天,兒子女兒能懂得她的付出,知道要主動關心一下她這不辭勞苦的母親。 

有天早上,她到菜巿場買菜,路上沒有其他行人,只有前方的一位年輕母親和她年幼的女兒。因為前一夜下了雨的關係,路上非常泥濘難行,中年媽媽本想開口提醒前面的年輕母親要小心,別讓孩子滑倒了。 

沒想到,她話還沒說出口,那位年輕的母親就先滑了一跤,而且跌得不輕,她整個人坐在地上,好像爬不起來。 
年輕的母親滑倒後,她不滿六歲的女兒先是嚇了一跳,而後怯生生地站在一邊,不知該如何反應,中年媽媽趕緊上前,想要幫忙扶起年輕母親。 

只聽到年輕母親對呆立在一旁的小女孩說:「妳有沒有看到媽媽跌倒了?妳怎麼沒有問媽媽會不會痛?妳每次跌倒,媽媽都會問妳會不會痛啊。」 
小女孩聽話地點點頭,問:「媽媽,會不會痛?」 
「會啊,媽媽站不起來了,妳要不要扶我一下?」 
小女孩馬上上前,用小小的手握住年輕母親的手臂,想要把母親拉起來,但她的力氣實在太小,並沒有多大用處。 

年輕的母親又說:「妳的力氣太小,要不要去找別人來把媽媽扶起來?」 
小女孩一聽,立刻四下張望,發現站在她們身後的中年媽媽,就問:「阿姨,我媽媽跌倒了,妳可不可以幫我把媽媽扶起來?」 
中年媽媽點點頭,上前把年輕母親扶起,並問她傷得如何,需不需要去醫院?年輕母親搖搖頭,輕聲說:「其實我跌得一點都不重。」 
中年媽媽吃驚地問:「那妳為何坐在地上不肯起來?」 

年輕母親笑著說:「因為我要趁這個機會,教我的女兒如何照顧我;教孩子愛自己的父母,就和父母愛孩子一樣的重要!」 
說完,年輕的母親在女兒的攙扶下離開了。 

中年媽媽看著小女孩小心翼翼扶著母親,那稚氣的呵護令人動容,她突然了解到自己的兒女為什麼從來不曾對她說謝謝了。 
因為她從來只知道愛他們,卻一直沒有告訴他們自己也需要被愛。 

心靈體悟 
隱藏自己的真實感受,再來責怪對方不理解自己的心,並不公平。 
毫無疑問地,大多數父母都深愛自己的子女,也期望被愛,但有多少父母教會了自己的孩子如何愛父母? 
別忘了,愛你的孩子,也教會他如何愛你,那他才能真正地了解愛。
 
3.唯一的擁有 
除了聰明沒有別的財產的人,時間是唯一的資本。 
──
法國小說家 巴爾札克
 

一位哲人走在路上,遇到一個滿臉愁容的年輕人,他便問:「兄弟,發生了什麼問題?」 
憂愁的年輕人怏怏地說:「我有難以解決的問題。」 

哲人笑笑,領著他走到一個墓園,說:「只有長眠於此的人們,才沒有需要被解決的問題。」 
憂愁的人聽了若有所悟,便說:「我的問題就是我一無所有!」 

「怎麼會呢?」 
「真的,我沒有車子、沒有房子、沒有現金、沒有上天眷顧的好運氣、沒有可庇蔭我的父母……我什麼都沒有!」 

哲人於是問:「你知不知道,這世上有種東西可以最長,也能最短;雖然很快,也可以變慢;非常大,又能夠分割;極不受重視,又令人珍惜。沒有這種東西,人們什麼都做不成;雖然這東西會讓所有的渺小消滅,卻又可以讓一切的偉大永遠存在。你知不知道是什麼?」 

年輕人搖搖頭。 
哲人說:「是¬『時間』,有時間你就有機會得到想要的一切,沒有時間你有的再多也枉然!」 

心靈體悟 
法國文豪伏爾泰曾說:「最長的莫過於時間,因為它永無窮盡,最短的也莫過於時間,因為我們所有的計畫都來不及完成。」 
上天賜給每個人同樣珍貴的寶物──「時間」,對於能克制自身的怠惰,時時精進的人來說,再多的時間也不夠用,但對那些飽食終日、無所事事的人們來說,時間卻總是漫長得很難打發。 

4.
養酒瓶,還是養孩子? 
不會寬容別人的人,是不配受別人寬容的;但誰能說自己是不需要寬容的呢?            
──
俄國作家 屠格涅夫 

有一對貧窮的夫妻帶著他們年幼的兒子,為了討生活,在山腳下開了間小酒館,賣涼茶和燒酒給過路的旅客。 
某個寒冷的冬日下午,店裡來了一個進京趕考的書生,他要了燒酒和小菜。 
不一會兒,店夫妻不滿十歲的兒子端出書生要的小菜,他小心翼翼地將菜放在桌上後,又跑回櫃枱,替書生捧出剛剛在開水裡暖過的燒酒。 

或許是因為酒瓶燙手,在上桌之前,一不小心,整瓶酒就讓孩子給摔在地上,「匡噹」一聲,不只酒全灑了,連酒瓶也摔碎了。 
脾氣暴躁的店主人聽到聲響出來一看,見到眼前的情況,立刻氣得跺腳,罵道:「叫你端個酒,你就把酒瓶給摔了,等你把店裡的酒瓶都摔爛了,看我們還怎麼做生意!」 

他一邊罵,一邊還要孩子跪在酒瓶碎片上反省。 
孩子聽話地跪下了,滿臉是淚,跪著發抖。 

書生見孩子只不過是摔碎了一個酒瓶,就要受到如此嚴厲的責罰,實在於心不忍,就插嘴要店主人別再罵孩子,他願意多付一瓶酒的錢。 
沒想到店主人卻像逮到機會一般地大發牢騷,叨叨絮絮地說:「我和他娘辛辛苦苦地開個小店賣酒,一文錢一文錢地攢,就是為了養大這個孩子,現在不過是叫他幫忙做點事,他就這麼不中用,真是…… 

沒想到,書生沒等店主人說完,就拉起跪在地上的孩子,不耐煩地回說:「你們賣酒,是為了養孩子,但你們卻為了一個碎酒瓶就發了這麼大的脾氣,我真搞不懂,你們這到底是在養孩子?還是在養酒瓶?」 

一陣搶白讓店主人啞口無言,從此,也就不好意思再在客人面前教訓孩子了。 

心靈體悟 
情緒性的發洩,不能真正的解決問題,只是讓自己成為笑話。 
把心放寬一些,原諒別人的同時,自己的日子也能好過一點。
 
·         文章摘自<順天意做事,逆本性做人:用老天的角度來看人生,你將發現全新的自己 >作者:汪采晴

 

創作者介紹

開心,不開心

eestal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